• 20101222凌晨 - [絮叨]

    Tag:

     

     

     

        上周前领导家中老人去世,前去慰问。家里亲人去世的悲哀与压抑是少不了的,但言语间感受到更多的却是一种无悔无憾的洒脱。老领导坐在那里给我们讲了很多,比如当老人得知即使治疗也不过延长最多一年寿命时当即表示不再治疗,并自己出院给自己买寿衣;又比如前一段带老人去汉拿山洗澡,老人如何的满足等等。也许是同事们(包括领导)都年长我太多,这种场面已经历多次,言谈间均是和颜泰然。而我几天来还是会偶尔想起这个场面。

     

        大学时很喜欢恋爱的犀牛这部戏,但复演多次我并没有去剧场看过。戏里有着很多口号式的独白,我想生活里除非精神真的有问题并不会存在这样的说法,但这种口号式的说法确实是把复杂的感情进行了简化,并从某个特定的角度淋漓尽致的进行了宣泄,因此才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今天又看到了这么一段,貌似同样出自廖一梅的手笔:”我知道我终将老去,没有人能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你的爱情也不能,我将从现在起衰老下去,开始是悄无声息的,然后是大张旗鼓的,直到有一天你看到我会感到惊讶——你爱的人也会变成另一个模样。“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却无法否认。

     

        一年中所有说到”某某快乐“例如:新年快乐、生日快乐、节日快乐等的时候大多数都不是什么容易快乐的。有太多的事情要去照顾周全,还有太多的问题都在这种时候冒出来让人忍不住去思考(可能仅限我个人),所以要做到简单的快乐并不太容易,正因为如此所以每到这个时期便会要对“快乐”进行强调,进行提醒。也许这就是“某某快乐”的由来,我想。

        Q10里的福田麻美子还是挺好看的~!

     

  •     入冬以来我都穿着相同的衣服带着相同重量的东西去健身。一般进健身房时穿着外衣测下体重,健身完穿着短裤背心测一下。奇怪的时虽然每次穿着外衣测时最近开始又降了1公斤,但脱了外衣回来时测的时候却完全没有变化,最后的结论就是——我的外衣变轻了。。。。?这冬天,没法过了~!!

  •    

      某人因想再收一张同样的初回版CD问我是否得瑟。正好今天拿到了Dragon Ash的新专辑,借此机会展示一下我有多得瑟。

     

    新专辑~虽然跟以前相比不是很满意但还是要收的~

     

    专辑 and DVD 们~~

     

    得瑟们......这些是手头方便拿来得瑟的~还有就压箱底懒得找了~虽然并非全是初回加通常的说~

     

     

    ==========================  得瑟分割线  ======================================

     

    给Me:mo君新做的小徽章~好久了一直还没给他~

     

     

  •         与炫耀无关,仅仅是因为强迫症发作了......

            正月十五夜,央视红红火火的冒着烟,我在家里呼哧呼哧冒着汗。只因开始和表弟聊天谈及近来听的mp3多为以前学生时卡带随身听里面的常客。忽然很想念我的那些磁带们。于是突发神经硬要把他们翻出一看。只是近年来他们早已被cd层层压迫,想要拿出并不是十分容易。

    按照很久以前手机照片所示:

    中间格子的最下和紧后面便是可怜磁带的所在~

            于是我一张一张一摞一摞把cd挪开,最后终于见到了最开始这个格子的本来面貌:

            比印象中的少了不少,很多记忆中深刻的专辑已不见踪影。前面和后面上方的是打口,后面中间则是国内摇滚之类的东西,比如北京新声那段时期的专辑......

            曾经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把以前钟爱的打口磁带全都能够再买到同样的cd,但这一心愿大多时候也只是想想,并没有刻意去达成。像我这样喜新又不太厌旧的人,想听的东西太多,无法专注于收集老专辑。不过如有机会还是顺便收了些东西。正好今宵良辰,磁带们好不容易重见天日不和cd见个面,打个招呼有些浪费。

    并不一定是所谓的尖儿,只是喜欢而已。

    虽然本身不觉得唱片们分三六九等,但最在意的还是这些个:

    满头大汗,又找出了以前的随身听,放进电池听了听——不错!我想我最近可能要重新听听磁带了。于是干脆把磁带全部拿了出来,又把屋里满地的cd装了回去,最后格子变成了这样:

    最后只想说——好累.......